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图片名称

明/心/正/德 向/上/向/善


01

2024

-

05

【媒体看康汇】天津日报 | 告别开胸 心脏搭桥手术进入微创时代


 

告别开胸 心脏搭桥手术进入微创时代——访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崔光浩

 

“正中开胸”、“20厘米的大口子”、“体外循环”……一提到心脏搭桥手术,就让许多患者望而却步。然而,心脏搭桥就一定要“开胸”、让心脏暂时停跳吗?近日,笔者就相关问题走访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崔光浩,了解到,心脏搭桥手术已进入微创时代,通过小切口、心脏不停跳等,即可解决患者复杂的冠脉血管病变问题。

传统开胸搭桥手术

 

让古稀老人心生畏惧

 

80岁的郭大爷(化名)一年前出现阵发性胸痛,每次持续15分钟,最近症状发作频繁,前往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就诊。入院后行冠脉造影检查,提示:前降支近中段弥漫狭窄90-95%,回旋支近中段99%狭窄,远端100%闭塞,右冠近中段弥漫性狭窄90-95%,后降支开口100%闭塞,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崔光浩主任医师考虑患者冠状动脉多支病变,病情复杂,需要尽快进行冠状动脉血运重建治疗,建议行冠脉搭桥手术。一想到开胸搭桥手术的场景,患者及家属心生畏惧。

 

微创搭桥手术切口缩小近4倍

 

考虑到患者年事已高和心里顾虑,崔光浩主任医师决定采用国内外先进的小切口微创冠脉搭桥术,以创伤最小的方式,解决患者的病痛,同时减少患者的心理创伤。

 

征得患者及家属的同意,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崔光浩主任医师亲自主刀,从患者左前胸外侧经第5肋间开大小约5.5厘米的切口,通过这一切口获取左侧乳内动脉,将左乳内动脉与前降支进行吻合,用大隐静脉一端连接到左锁骨下,另一端连接回旋支,序贯到右冠状动脉,最终顺利完成多支血管搭桥手术。术后第2天患者就下床活动了。

 


大部分传统搭桥患者都适用微创搭桥术

 

心脑血管疾病是威胁人们生命健康的首要因素,冠心病尤其是严重的冠状动脉堵塞性疾病,很可能出现急性心肌梗死或心源性猝死。崔光浩主任医师介绍说,现阶段,冠心病的常见治疗方式是药物治疗和冠脉内支架植入术,不过,对某些重度冠脉病变患者而言,心脏搭桥手术是更为有效的治疗方式。

 

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心脏搭桥术。对于冠状动脉左主干病变、三支病变(前降支、回旋支以及右冠状动脉)、合并糖尿病两支病变、不适合介入治疗及介入治疗术后再狭窄的患者,冠状动脉搭桥术是血运重建的第一治疗。

 

传统的开胸心脏搭桥手术,是从胸骨正中打开大约20厘米的切口,在动脉狭窄的近端和远端之间重新建立一条血管通道,使动脉血通过“血管桥”绕过堵塞部位,解决心脏缺氧、缺血状态,改善心功能,但手术创伤大,术后恢复较慢。微创搭桥手术将手术切口缩小至五至七厘米左右,具有出血少、恢复快等优点,不仅避免了打开胸骨的创伤,还能实现更好的远期通畅率。大部分需要做传统开胸搭桥手术的患者,也都可以选择做微创搭桥手术。特别是高龄、糖尿病、肥胖等这类常规外科搭桥手术风险比较高的患者,更适合微创搭桥手术。

 

心脏大血管外科是临床医学中风险最高、挑战性最大的科室之一,因此开展心脏外科手术经常被形容为“在刀尖上跳舞”。崔光浩主任医师在心脏大血管外科这个“舞台”上不断突破医学技术难关,从医以来,由其主刀完成的心脏手术6000余例,参与心脏手术10000余台,且有丰富的微创单支和多支冠脉搭桥手术经验。

 

在崔光浩主任医师的带领下,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目前可以开展各种类型的复杂、疑难、大型心脏外科手术,如微创小切口、非体外、不停跳搭桥手术,包括冠脉搭桥与介入治疗的杂交手术、微创多支冠脉搭桥术;全胸腔镜下各类心脏瓣膜置换或修复手术、瓣膜置换术合并冠心病搭桥术、瓣膜病合并房颤迷宫手术、经皮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二尖瓣夹合术(MitraClip);A型主动脉夹层手术、Bentall手术、B型主动脉夹层微创手术等外科治疗。

 

崔光浩主任医师表示,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今后努力的方向:一是深耕亚专科领域,骨干医生、年轻医生不断提升更加精、专的亚专科领域的手术能力;二是加强心脏大血管外科与心血管内科的联动,通过科室间协同合作,为心脏疾病患者提供全方位的优质诊疗服务。

 

学术带头人

 


崔光浩,天津康汇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主任医师,1990年毕业于白求恩医科大学,第27期日本笹川医学奖获得者,并以高级访问学者身份被公派至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循环器中心研修,师从日本黑泽博身教授、新冈俊治教授。兼任国家心血管病专家委员会第一届、第二届先天性心脏病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脏大血管外科分会大血管外科全国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脏大血管外科分会腔镜外科分会委员,天津市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第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等学术职务。